论坛平特肖|平特肖最久多就不开
 
王炳林: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問題論要
日期:2019-04-16           來源:信仰的力量故事匯


內容提要:中共黨史學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研究對象明確,研究成果豐碩,資政育人成效顯著。但是,新時期中共黨史學科發展也遇到新挑戰,學科定位不夠清晰,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損害了學科形象。提高中共黨史研究的科學化水平,迫切需要加強中共黨史學基本理論問題研究。深入探討學科定位、指導理論與方法、發展史與史料支撐、學術規范與成果轉化傳播等問題,對于提升中共黨史的研究水平具有重要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關鍵詞:中共黨史/學科建設/歷史觀與方法論

 

研究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是國內外高度關注的學術問題和政治問題。經過幾十年的長期研究,中共黨史學已經成為一門獨立學科,在資政育人等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當然,黨史學科的發展也遇到一些新問題、新挑戰。提升研究水平、做好黨史學科人才培養、批駁歷史虛無主義思潮,都迫切需要加強中共黨史學科建設。從一定意義上說,學科建設是一個系統工程,不能就事論事,需要頂層設計,需要加強學科建設基本理論問題研究,在歷史觀和方法論層面提升研究水平。本文試圖就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狀況與基本理論問題進行探討,以期對中共黨史學科發展有所裨益。

一、中共黨史與中共黨史學科

中共黨史是中國共產黨歷史的簡稱。這個簡稱曾引發過一些爭論。中國共產黨簡稱中共,其歷史為什么不是中共歷史,或中共史,而是中共黨史呢?這就有必要探討一下這個簡稱的由來。

()“中共黨史”概念的由來

在黨的早期文獻和一些領導人的著作和講話中,人們開始使用的是“中國共產黨史”“中國共產黨歷史”“黨的歷史”“黨史”“中國黨史”“中共史”等概念。蔡和森在1926年初給莫斯科東方大學中共旅莫支部所作的《中國共產黨史的發展(提綱)》報告,標題使用了“中國共產黨史”這一概念,但在文中也多次使用了“中國共產黨歷史”“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黨的歷史”。可見,他認為這些概念是可以交替使用的。1930年前后,瞿秋白在莫斯科列寧學院主講中共黨史時所作的《中國共產黨歷史概論》,使用了“中國共產黨歷史”這一概念。19302月,李立三在《黨史報告》中主要使用了“黨史”這一簡稱。報告一開頭就說:“黨史對于目前政治路線和革命前途有絕大關系。我們必須有明確的認識。”但他在文中同時也使用了“黨的歷史”這一概念。①就黨的早期重要文件所見,19287月,中共六大通過的《政治議決案》在評價“八七會議”的歷史地位時指出,“他(“八七會議”——引者注)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轉變關鍵”,使用了“中國共產黨歷史”這一概念。②192810月,毛澤東在為中共湘贛邊界第二次代表大會起草的決議案中使用過“黨的歷史”的概念,指出“黨的歷史很短,獨立斗爭很少”,是邊界各級黨組織發展緩慢的一個重要原因。③直到20世紀30年代中期,還沒有見到使用“中共黨史”這個概念。

什么時間開始使用“中共黨史”這個概念呢?有專家通過對業已公開文獻資料的考證認為,時間是1938年,最早使用這個概念的領導人“可能是張聞天”。④1938620日,張聞天使用化名“洛甫”在《解放》第42期上發表《讀了<張國燾敬告國人書>之后》一文,批駁張國燾的錯誤思想,其中兩次提到“中共黨史”這個概念:“只要略微知道中國革命史及中共黨史的人,就可以知道,張國燾今天的叛變共產主義與共產黨,實在不是偶然的。”“全中國全世界一切有良心的人,只要研究一下中國革命史與中共黨史,他們就會明白中共歷年來犧牲奮斗的歷史是與中華民族解放運動史血肉相關的。中共始終把澈底解放中華民族的事業當成自己的神圣的任務。”⑤同年1015日,他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的報告提綱中再次提到“中共黨史”概念,建議將“中共黨史與黨的建設”與“列寧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革命運動史與中國問題”這四門課,作為由中央直接辦理的高級黨校教育的主要課程。⑥隨后,中共黨史這一概念廣泛出現在黨的文獻及領導人講話中。1942330日,毛澤東在中央學習組作《如何研究中共黨史》報告,又多次提及“中共黨史”和“黨史”概念。從此,“中共黨史”這個概念在全黨比較普遍地使用起來。

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使用“中共黨史”這樣一個簡稱呢?有專家認為,這一概念深受“聯共黨史”的影響。⑦1938年秋,《聯共()黨史簡明教程》在蘇聯正式出版。不久,該書傳入中國,并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出現了4種中文譯本。其實,在此之前,一些到蘇聯學習和工作的同志就學習過聯共黨史,并在一些講話和文章中使用“聯共黨史”的概念。該書出版后,中共中央高度重視學習和宣傳。19401月,中共中央書記處發出《關于干部學習的指示》,要求將“聯共黨史”與“馬列主義”一起納入干部學習的課程。隨著全黨對《聯共()黨史簡明教程》的學習和宣傳,“聯共黨史”的概念在黨內得到廣泛傳播,由此影響到把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簡稱為“中共黨史”也就順理成章了。

改革開放以來,在思想解放運動的推動下,中共黨史研究走向深入。一些專家學者開始反思這一概念,認為這樣的簡稱并不準確:“中國共產黨歷史簡稱‘中共黨史’是不對的。因為凡簡稱填字之后即能還原全稱,而‘中共黨史’填字后變成‘中國共產黨黨史’,多了一個‘黨’字,少了一個‘歷’字,還原不了全稱。所以,中國共產黨歷史應該簡稱‘中共歷史’。”⑧這一觀點得到很多學者的認同,一些學者在文章中也經常使用“中共歷史”的簡稱。當然,還有很多學者仍然使用“中共黨史”這一概念。在學校的招生目錄和課程名稱中,在許多課題指南中,特別是在一些正式文件中,中共黨史這一簡稱仍然被廣泛使用。2010619日,《中共中央關于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史工作的意見》發布;721日,中共中央召開了全國黨史工作會議。為貫徹落實《中共中央關于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史工作的意見》和全國黨史工作會議精神,經中央同意,中組部、中宣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教育部、共青團中央在20112月聯合發出《關于在黨員、干部、群眾和青少年中開展中共黨史學習教育的通知》,決定2011年在黨員、干部、群眾和青少年中開展中共黨史的學習教育。很顯然,這個被視為比較權威的官方文件,仍然使用了“中共黨史”的簡稱。至今,中共黨史的概念仍被廣泛使用。

如何對待中共黨史這樣的簡稱?我認為可以繼續使用這個傳統的簡稱。恩格斯在一封通信中曾對概念有一個生動形象的描述:“一個事物的概念和它的現實,就象兩條漸近線一樣,一齊向前延伸,彼此不斷接近,但是永遠不會相交。兩者的這種差別正好是這樣一種差別,這種差別使得概念并不無條件地直接就是現實,而現實也不直接就是它自己的概念。”⑨概念作為一種思維形式,是對認識對象的特征或本質的一種反映和抽象概括。概念都有內涵和外延,具有嚴謹性,具有特定內涵,當然也會隨著社會歷史和人類認識的發展而變化。同時,一些概念也如同一些成語一樣,有約定俗成的因素。中共黨史這一概念,眾人皆說,成之于語,含義也不會有歧義,可以繼續使用。也有學者指出,對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的簡稱,也可以稱為“中共史”。還有人說,若把中國共產黨簡稱為“中共黨”,中共黨史的稱謂就可以成立。如此等等,議論紛紛。為了適應歷史傳統習慣,也不會引起歧義,繼續使用“中共黨史”這個國內外早已熟知的概念,應該是可以的,所以本文仍使用這一概念。

()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

中共黨史是客觀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歷史進程。對這一歷史進程進行的研究就是中共黨史學。“學”就是指學科。關于學科,也是眾說紛紜。《現代漢語詞典》對學科的定義有三種:一是按照學問的性質而劃分的門類,如自然科學中的物理學、化學。二是學校教學的科目,如語文、數學。三是軍事訓練或體育訓練中的各種知識性的科目(區別于“術科”)。⑩作為學術分類的學科,是在相關知識體系不斷發展的進程中逐步形成的。按照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發布的《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目錄(2011)》,我國目前共設13個學科門類(11)110個一級學科,每個一級學科下設若干個二級學科。中共黨史學科是作為法學門類中政治學一級學科下的二級學科。長期以來,它在二級學科中的名稱是“中共黨史(含:黨的學說與黨的建設)”。2011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六屆學科評議組編寫的《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一級學科簡介》,將二級學科的名稱修改為“黨的建設與中共黨史”,并作如下說明:“以政黨政治政黨活動為對象,專門研究政黨活動規律性,研究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學說及其歷史發展,研究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歷史經驗,以及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如何提高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科學化水平。中國共產黨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領導作用,決定了黨的建設和中共黨史研究在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占有重要地位。”(12)

無論如何調整,中共黨史研究作為一門獨立學科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中共黨史研究為什么能夠成為一門獨立學科?從根本上說,這是由中國共產黨在中國近現代歷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決定的。毛澤東指出:“中國產生了共產黨,這是開天辟地的大事變。”(13)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用三個“深刻改變”精辟闡釋了“開天辟地大事變”的意義所在。“這一開天辟地的大事變,深刻改變了近代以后中華民族發展的方向和進程,深刻改變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命運,深刻改變了世界發展的趨勢和格局。”(14)90多年的奮斗征程中,中國共產黨緊緊依靠中國人民不斷取得新勝利,為中華民族作出了偉大歷史貢獻。第一個偉大歷史貢獻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由此實現了中國從幾千年封建專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偉大飛躍;第二個偉大貢獻是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完成社會主義革命,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推進了社會主義建設,由此實現了中華民族由不斷衰落到根本扭轉命運、持續走向繁榮富強的偉大飛躍;第三個偉大歷史貢獻是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進行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由此實現了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三個“偉大歷史貢獻”和三次“偉大飛躍”是對中國共產黨歷史的科學定位。正是因為有這樣的貢獻和飛躍,當代中國呈現出三種“蓬勃生機”。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取得的偉大勝利,使具有5000多年文明歷史的中華民族全面邁向現代化,讓中華文明在現代化進程中煥發出新的蓬勃生機;使具有500年歷史的社會主義主張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成功開辟出具有高度現實性和可行性的正確道路,讓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煥發出新的蓬勃生機;使具有60多年歷史的新中國建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在短短30多年里擺脫貧困并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徹底擺脫被開除球籍的危險,創造了人類社會發展史上驚天動地的發展奇跡,使中華民族煥發出新的蓬勃生機。”(15)對中華民族作出如此巨大貢獻的黨,其歷史進程自然會引起國內外的高度重視,只有成立獨立的學科,持續地進行研究,才能真正理解中國近現代社會為什么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才能夠更好地總結歷史經驗,把握發展規律。

中共黨史學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是長期研究的結晶。“研究”這個概念的內涵比較寬泛,是一種探求和商討。無論事物大小都可以進行研究,但一種研究要成為學科,就需要系統的知識體系。也就是說,只有形成規模、具有完備體系的內容才能成為學科。比如,對某一次武裝起義、某個根據地建設和某個歷史人物,都可以進行研究,但很難構成一個學科。學科也是一種研究,所以中共黨史學科和中共黨史研究這兩個概念可以同時使用。

一般說來,一個獨立而成熟的學科需要具備一些基本條件。一是要有獨特的研究領域和研究對象。這是一個學科區別于另一學科的根本依據。二是形成統一的概念、理論、方法和話語的結構體系。三是具有獨立的研究機構和源源不斷的隊伍保障,研究成果豐碩,發展前景廣闊。中共黨史學科已經完全具備了作為獨立學科所應有的基本條件。

中國共產黨成立后不久,對黨史的研究就逐步開展起來。經過延安整風前后的全黨系統學習研究黨史,黨史作為一個學科逐步形成和發展起來。新中國成立后,黨史研究進一步深化,研究成果豐富多彩。中共黨史也逐步成為高等學校的必修課程。改革開放以來,中共黨史學科得到迅猛發展,已經成為一門比較成熟的學科。①研究對象明確,具有特定的概念和研究理論與方法,形成了富有特色的話語體系。中共黨史學以中國共產黨歷史的全過程為研究對象,形成了獨特的概念和話語結構體系,具有難以替代的獨特性,即使是其他諸多相關學科如中國近現代史、中國革命史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等學科的發展,也無法替代中共黨史學科的研究任務。②研究成果豐碩。無論通史類研究還是專題類研究以及人物研究等等,都碩果累累。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第二卷,胡繩主編的《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和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的《中國共產黨的90年》等等,是通史類的權威著作。中央文獻研究室著的《毛澤東傳》等領袖人物傳記,是人物研究的高質量成果。黨史研究成果的宣傳展示和轉化教育工作也形式多樣、異彩紛呈。從傳統報刊書籍到影視作品,從文博場館到遺址保護,從計算機信息到自媒體傳播,黨史內容無處不在。關于黨史的學術活動也日益廣泛而深入。③研究機構健全,研究隊伍龐大,研究條件保障有力,人才培養成就斐然。從中央到省、直轄市、自治區以及縣市等黨組織都有黨史工作部門,從事黨史資料的征集和研究工作。經過幾十年的艱苦努力,黨史資料的征集和整理出版工作取得顯著成就,不僅有中共中央有關部門公布的檔案史料,也有黨史工作者努力搜集、編輯的大量歷史資料。此外,國外有關中共黨史的文獻資料不斷被翻譯過來。近年來,包括中央、地方和基層的各類歷史親歷者的日記、回憶錄等陸續出版,豐富了黨史學科的史料基礎,滿足了研究的基本需要。各級黨校、高等學校、軍事院校、社會科學院和干部學校等,都有一些從事黨史教學和研究的人員。社會上還有一些熱心黨史工作的老同志和從事黨史研究與宣傳的人士。各類學校都開設歷史課程,中共黨史是其中的重要內容。各級干部教育增加了黨史教育的內容。我國高校已經形成從本科教育到碩士、博士研究生培養的完整的人才培養體系,每年都有專業從事中共黨史研究的人才充實到黨史工作部門和相關工作崗位。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專門撥付用于黨史研究和宣傳的經費,還有編制、干部配備和物質保障等方面的政策支持。④學科自信進一步增強。過去的黨史研究以宣傳黨的光輝成就為主,因突出政治性而忽視科學性,導致黨史工作者的學科歸屬感不強。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思想解放的深入,黨史工作者堅持實事求是原則,強調政治性與科學性的統一,學科意識不斷增強,對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問題開展深入研究,與學科發展緊密相關的史學史、史料學等研究成果不斷涌現,一些高校還開設了中共黨史學概論的課程。這些都使中共黨史學科發展呈現出嶄新面貌。

()中共黨史學科發展面臨的新挑戰

在新形勢下,中共黨史學科發展存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面臨著一些新的挑戰。

一是學科定位不夠明晰,存在較大爭議。多數學者認為,中共黨史學屬于歷史學科,而在當前的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目錄中,中共黨史被劃歸在“法學”門類所屬一級學科“政治學”之下的二級學科目錄中。在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中從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中國近現代史基本問題研究的學者很多是中共黨史學的專業背景。這樣的學科分類導致中共黨史學科在“歷史學”“政治學”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之間爭論不休,地位尷尬,甚至有被邊緣化的傾向。

二是學術水平有待提高。學術水平既是衡量學者能力的基本指標,也是評價學科發展的關鍵要素。從總體看,中共黨史學科產生了一大批具有較高學術水平的研究成果,極大地推動了黨史學科的進步和發展。但是,黨史研究水平與時代要求相比還有不少差距。黨史學家張靜如曾將黨史研究成果的問題概括為“淺、窄、粗”三個字。所謂“淺者,研究中敘述多,分析少,理論性弱”;“窄者,研究領域小,重復研究多,創新研究少”;“粗者,分析不細致,用材不講究”。(16)這些問題程度不同地存在于一些研究成果中,影響了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

三是中共黨史學科建設隊伍流失嚴重,人才培養遇到困難。學科發展離不開人才,一方面要有一支鐘情學術的研究隊伍,一方面要持續不斷地培養人才。20世紀80年代以來培養的那批黨史研究者已經或者接近退休,迫切需要新的接班人引領學科發展。而當下中共黨史研究新生力量中的頂尖人才不多,優秀的黨史專業人才匱乏。隨著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的改革,原來從事黨史研究與教學的師資隊伍紛紛轉向,高校專門從事中共黨史研究的力量明顯不足。人才是學術研究之本、學科發展之基。目前,我國雖然有中共黨史學科的本、碩、博培養體系,但是招生數量極少。黨史專業的人才培養遇到了一些困難,本科報名人數少。中共黨史學科的本科專業,僅在5所高校開設,每年總體招生規模大致保持在100150人。全國80多個黨史碩士點和19個黨史博士點招收研究生,每年招生規模為600700人。研究生培養跨專業招生,導致基礎知識不扎實,學術水平難以提高。中共黨史專業學生就業難,黨史專業課程邊緣化問題突出。這些問題需要在實踐中逐步加以解決,更需要實踐基礎上的理論創新,從戰略高度作出規劃,提出治本之策。

四是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損害了黨史學科的形象和影響力。近年來,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沉渣泛起,對我國社會尤其是青年思想造成了很大影響。這種思潮以唯心主義歷史觀為哲學基礎,以個人至上、功利主義等為基本價值訴求,丑化黨的領袖、貶損革命英雄,對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的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偉大歷史肆意加以歪曲和否定,妄圖通過消解社會主義制度產生的歷史依據,否定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歷史必然性和執政基礎。在這些錯誤思潮的影響下,所謂的“暴露史學”“翻案史學”“內幕史學”嚴重泛濫,并借助互聯網、微博、微信、APP客戶端等新媒體廣泛傳播,對唯物史觀和中共黨史學科的學術權威性構成嚴重挑戰。反對歷史虛無主義,迫切需要中共黨史工作者拿出有說服力的成果,揭示中國共產黨的主流和本質,用歷史事實批駁歷史虛無主義等錯誤思潮。

新時期,黨中央高度重視黨史工作。2010619日,中共中央頒發《關于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史工作的意見》(17)(即中共中央10號文件),從充分認識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史工作的重要意義、新形勢下黨史工作的指導思想和基本要求、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史工作的主要任務、加強對黨史工作的領導提高黨史工作科學化水平等四個方面,對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史工作作出全面部署。2010721日至22日,全國黨史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同志在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就進一步提高對黨史工作重要性的認識、堅持實事求是研究和宣傳黨的歷史、加強黨的歷史的學習和教育、努力提高黨史工作的科學化水平、切實加強對黨史工作的領導等問題提出明確要求。2011226日,習近平同志會見出席全國黨史研究室主任會議和中共黨史學會代表大會的代表時,希望各級黨史部門和中共黨史學會更好地發揮橋梁紐帶作用,“在推進黨史研究和黨史學科建設、開展黨史宣傳教育、加強自身建設等方面不斷取得新的成績。”(18)中共中央10號文件的出臺和全國黨史工作會議的召開,為提高黨史工作的科學化水平指明了方向,為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注入了新的強大動力。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黨史工作。20136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體學習時再次強調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學習黨史、國史,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把黨和國家各項事業繼續推向前進的必修課。”(19)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學習和研究黨史的系列重要講話,豐富了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為我們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發展中共黨史學科提供了根本遵循。

二、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的主要內容

學科建設是一個復雜的系統過程,既要有外在條件的保障,也要有自身符合規律的成長壯大。從學科發展來說,一些基本理論問題的研究是推動學科健康發展的基礎和前提。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問題越來越受到學術界重視。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學術界開始討論《聯共()黨史簡明教程》對中共黨史研究的影響,隨之對中共黨史學科建設問題也逐步開展研究。圍繞黨史學科的屬性、黨史學科的研究對象、指導原則和方法、學術發展史以及史料支撐等問題,學術界的研究不斷深化,取得了豐碩成果,增強了黨史工作者的學科自信和學術自信。當然有些問題的爭論也是見仁見智,仍在持續。這種爭論顯然有利于學科發展,也是學科繁榮發展的標志。深化學科基本理論問題研究,能夠促進學科健康發展。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包含哪些主要內容,學術界有不同認識。我認為,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包括以下五方面的主要內容。

()中共黨史學科的定位

中共黨史學科作為一門獨立學科已沒有爭議,但它的屬性問題,即屬于哪一個學科門類卻是一個爭論不休的問題。如上所述,根據國務院學位委員會頒布的學科目錄,中共黨史學科是法學門類中政治學一級學科下屬的二級學科。但對這種分類,理論界、學術界一直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歸納起來,大致有以下四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中共黨史學科屬于政治學一級學科,目前我國的學科分類目錄就是照此排列的。第二種觀點認為,中共黨史學科應屬于歷史學門類,這是學術界多數認同的觀點。第三種觀點認為,中共黨史學科應屬于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這是在2005年國家設立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之后,高校一些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比較認同的觀點。第四種觀點認為,中共黨史學科應該成為獨立的一級學科。

確立學科的屬性是研究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問題的題中應有之義。中共黨史學科盡管與馬克思主義理論、政治學、歷史學等學科有著緊密的聯系,但從研究對象、內容和方法等方面看,它們與中共黨史學科的區別也是顯而易見的。無論從歷史上中國共產黨對中華民族的偉大貢獻看,還是從中國共產黨在目前國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看,把中共黨史學科確立為一級學科還是比較合適的。

明確研究對象是學科存在和發展的前提。一般認為,中共黨史學科的研究對象是中國共產黨歷史的全過程。改革開放以來,學術界對中共黨史學的研究對象也進行了深入探討,認為黨史研究也是有限度的,不能把歷史敘述無限制地推到一切方面。黨史研究對象主要是中國共產黨的不懈奮斗史、理論探索史和自身建設史。與此相適應的研究內容也可以從不同方面進行概括,核心內容是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歷史以及黨自身建設的歷史。中共黨史學科與一般歷史學科相比最突出的特點是政治性強,發揮中共黨史學科的學術功能和社會功能都要體現這個特點。與中共黨史學科相關的學科還有中國革命史、中國近現代史、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等等,科學厘清其相互關系也是學科發展的前提。總之,中共黨史學科的屬性問題以及研究對象、研究內容、學科特點、學科功能,黨史分期問題以及與其他相關學科的關系等問題,也屬于學科定位問題,都是學科基本理論的重要問題。

()中共黨史研究的理論和方法

無論學科屬性如何爭論,學術界對于從歷史視角研究中共黨史是沒有異議的。研究歷史就需要討論歷史觀和方法論的問題。歷史是已經過去的事件、現象或過程,是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客觀進程。研究者撰寫的歷史,則是對客觀歷史的記錄和描述。在這個過程中,研究者所處的歷史條件、社會經濟地位、所持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以及所依據的史料和認識水平等差異,都會影響對歷史的敘述和解釋。所以研究者撰寫的歷史都有主觀性,歷史學科就是客觀歷史的主觀認知。研究者不僅要描述歷史過程,還要對歷史進行評價,要總結歷史經驗,透過現象解釋規律,由此形成一種歷史觀。歷史觀就是對歷史的根本觀點,是史學的靈魂,是史學理論的核心內容。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才能客觀準確地描繪歷史過程,并透過現象看本質,探究人類歷史發展的深刻底蘊。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揭示了社會歷史的客觀基礎和辯證運動,是科學的歷史觀。以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為指導,這是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的核心內容和靈魂。實事求是原則、歷史主義原則、階級分析原則和整體性原則等等,都是黨史事件和人物評價中應遵循的基本原則。

馬克思主義是科學理論,也是方法論。恩格斯明確指出:“如果不把唯物主義方法當做研究歷史的指南,而把它當做現成的公式,按照它來剪裁各種歷史事實,那它就會轉變為自己的對立物。”(20)堅持唯物史觀的指導,不是套用現成的公式,而是在堅持唯物史觀基本原理的基礎上進行理論創新和方法創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即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也是黨史研究的指導思想。同時,深化黨史研究要根據研究對象的特征創新方法。20107月,習近平同志在全國黨史工作會議上明確指出:“既要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史學研究的優良傳統,堅持和發展黨史工作積累的成功經驗和方法,也要吸收借鑒古今中外史學研究的有益經驗和方法,還要積極運用現代科學技術,創新黨史研究的手段、方法、載體”(21)。社會史學方法、比較史學方法、個案研究方法、口述史學方法,以及心理史學方法、計量史學方法等方法的運用,都對中共黨史學科發展產生重大影響。推進中共黨史學科發展應該運用這些方法,并用學科的發展檢驗研究方法的有效性。

()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史和史料支撐

我國歷來有研究歷史的優良傳統,積累了豐富的治史經驗。歷史學專業的學生都要學習史學史,了解學科的發展歷程,學習前人研究歷史的經驗教訓,為深入研究歷史奠定基礎。歷史觀和方法論屬于史學理論的主體,史學史作為史學的輔助學科,其理論問題屬于史學理論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因為史學理論并非脫離歷史研究的抽象理論,或獨立于研究之外的理論。在歷史研究的全過程中都涉及指導思想和理論基礎問題。所以研究史學史是推進歷史學科建設的重要內容,史學史上的重要問題也是學科建設的基本理論問題。中共黨史學科也是如此,其學術發展史也屬于學科的基本理論問題。中國共產黨成立不久,對其歷史的研究就開始了。經過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黨史學科得到進一步發展。一代又一代的黨史研究者,堅持以唯物史觀為指導,繼承和發揚優秀史學傳統,不斷深化研究內容,不斷開拓新的研究領域,不斷推出優秀學術成果,學科體系進一步完善,學科的資政育人功能日益凸顯。當然,黨史學科發展進程中也經歷過挫折,特別是“文化大革命”對黨史學科造成嚴重損害。研究中共黨史學史,認真總結學科發展的經驗和教訓,是深化學科基本理論問題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研究歷史離不開歷史資料。論從史出是史學的基本原則,對歷史的認知和闡釋,都應該是從資料證據中總結出來。現在做研究工作強調“問題意識”,而問題意識不是從人們的頭腦中自發產生的,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從史料證據和研究實踐中提出來的。中國共產黨90多年的歷史,留存了浩如煙海的資料,對這些資料如何搜集和整理、如何考證和運用,都需要堅持正確的原則、運用科學的方法。所以,研究中共黨史學科的史料支撐自然也是學科發展的基本理論問題。

()中共黨史學科的學術規范和成果傳播

學術規范是開展學術活動必須遵循的基本準則,涉及學術研究的全過程。學科的健康發展有賴于嚴格的學術規范。隨著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學術規范問題日益引起學術界的關注,成為研究學科基本理論問題的重要內容。從研究內容看,研究者注重話語的規范和嚴謹,并注重學術史的梳理,強化問題意識,以確保在原有研究的基礎上發現新問題,達到思想的深化和學理的創新。從研究方法看,研究者注重方法創新和理論框架與分析模型等構建,以規范研究的路徑、邊界與方法。從文本形式看,研究者對于文獻索引、引證出處、參考書目、注釋體例等,都提出明確要求。當然,受社會浮躁氣氛及多種因素的影響,中共黨史學科發展也存在一些學術規范不夠嚴謹的問題,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高度關注,并切實加以解決。學術批評是學科發展的內在動力,通過實事求是的史學批評能夠提高黨史學科的規范化、科學化。

再現以往的歷史過程必須通過一定的載體,無論是紙質文字還是現代的聲光電氣,都需要再創作,這種創作就是編撰。歷史編撰是史學發展的載體。中共黨史的研究成果要展現出來,必須通過一定的編撰形式。發揮黨史研究成果的功能,還要善于傳播。無論編撰還是傳播都講究方式方法,都屬于學科發展的基本理論問題。中國在長期的歷史研究中形成了獨特的風格,歷史編撰的體裁和體例也別具特色。中國最早的編撰體例是編年體,即按照時序記錄歷史。《春秋》《左傳》和《資治通鑒》都屬于這種體例。司馬遷的《史記》創立了紀傳體,以人物傳記為主,輔以時代大事和典章制度。后來又出現紀事本末體,即按時序排列、以重大事件構成歷史敘事的體裁。近代以來,章節體成為歷史編撰的主要形式,無論按時間、空間,還是按事件、人物,都可以用章節加以區分。中共黨史學科繼承了中國史學的優良傳統,這些體裁和體例都有運用和發展。

研究成果發揮作用需要轉化和傳播。從報刊書籍到新媒體,黨史知識無處不在。這為充分發揮黨史學科學術傳承和資政育人作用提供了寬廣舞臺,但同時也為歷史虛無主義的錯誤思潮傳播提供了便利。探討黨史研究成果的傳播問題應作為學科發展的基本理論問題進行深入研究。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離不開國際學術交流與合作。國外有許多與中共黨史研究有關的機構和人員,在資料搜集和研究成果方面都有重大影響,西方的一些史學理論和方法對中共黨史研究也產生了重要影響。探討這些問題對推進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十分必要。對于眾多中共黨史研究者和傳播者來說,科學的歷史觀如何確立,黨史基礎知識和基本經驗如何積累,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如何培養,既是迫切的實踐問題,也是重大的理論問題。黨史科學人才培養目標的確立、課程體系的建設、研究生學位論文質量的提升等,都需要加強研究,提供科學的理論指導。

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是一個系統的科學體系,蘊含在中共黨史研究的各項成果之中,又是提升黨史研究科學化水平的理論指南。

三、研究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的價值取向

研究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問題,實際上是對中共黨史研究實踐的審視和反思。對學科基本理論問題的認知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著學科建設的水平,所以深化學科基本理論問題研究對于推進學科發展,更好地發揮學科的功能有重要意義。

()提高中共黨史研究科學化水平的必然選擇

任何學科的發展都需要學科理論指導。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研究是黨史研究中的薄弱環節,應加強研究,以適應中共黨史學科進一步發展的需要。研究黨史必須堅持唯物史觀指導,這是黨史工作者的普遍共識。但過去的研究存在一個問題,即用唯物史觀的概念套用豐富的歷史實踐,導致研究中的公式化、簡單化,難以形成符合中共黨史學科特點的范疇、概念、原理和標準。實際上,中國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都要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但每個學科都有自己的學科理論和話語體系,教育學有教育學理論,經濟學有經濟學理論,文學有文學理論等等。中共黨史學科是否也應該有自己的學科理論?答案是肯定的。但是過去的黨史研究中這方面的意識還不強。改革開放以來,研究者的學科意識不斷增強,深化理論研究才能提升學科建設水平逐步成為學界共識。

歷史研究從來就不是單純地描述過去,而是要進行理論闡釋,沒有理論就沒有歷史學科。李大釗在《史學要論》一書中明確指出:“今日之歷史學,即是歷史科學,亦可稱為歷史理論。史學的主要目的,本在專取歷史的事實而整理之,記述之,嗣又更進一步,而為一般關于史的事實之理論的研究,于已有的記述歷史以外,建立歷史的一般理論。嚴正一點說,就是建立歷史科學。此種思想,久已廣布于世間,這實是史學界的新曙光。”(22)這里是講歷史本身的理論問題,其實學科建設也是如此。只有對中共黨史研究活動進行理論分析和自我認識,深化學科基本理論研究,形成符合學科特點的理論和方法,構建完善的學科理論體系和話語體系,才能真正提高中共黨史研究的科學化水平,從而為中共黨史專業人才培養奠定理論基礎。

()充分發揮中共黨史學科功能的必然要求

歷史學最基本的功能是資政育人。學習研究歷史,可以深刻地認識國情,認識人類社會發展規律,把握社會前進方向。李大釗曾經形象而又深刻地指出:“過去的一段歷史,恰如‘時’在人生世界上建筑起來的一座高樓,里面一層一層地陳列著我們人類累代相傳下來的家珍國寶。”“我們登這過去的崇樓登得越高,愈能把未來人生的光景及其道路,認識得愈清。”(23)學習研究中共黨史,能夠更好地運用黨的歷史經驗和總結黨的新鮮經驗,提高黨的治國理政水平;能夠更好地加強黨的自身建設,提高廣大黨員特別是領導干部素質和能力,提高黨的領導水平和執政能力;能夠更好地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在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不斷推進理論創新;能夠更好地激發廣大人民群眾的愛國主義情感,增強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總之,黨的歷史是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是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重要力量源泉。對于發揮中共黨史的資政育人作用,黨中央高度重視,社會也有較高期待,但是,無論在高校還是在黨校,中共黨史學科均不被視為主要學科,黨史學科隊伍建設面臨新的“斷層”。過去的黨史研究有一些優秀成果,但是作為一門學科的意識不夠,學理支撐不夠,甚至在學科建設中被邊緣化,導致社會上一些人誤以為黨史研究就是為了宣傳需要,為執政黨唱贊歌,所以影響了中共黨史學科應有作用的發揮。研究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問題,建立成熟的學科體系和話語體系,有利于在更寬廣、更規范的舞臺上發揮黨史學科的學術功能和社會功能。

()反對歷史虛無主義的迫切要求

當今世界,思想文化的交流、交融、交鋒依然激烈。“國際國內意識形態領域許多問題涉及黨的歷史。正確認識和對待黨的歷史,關系黨的形象,關系黨的生命,關系國家長治久安。”(24)近年來,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在我國思想文化領域沉渣泛起,中共黨史研究領域是重災區。一些人丑化英雄,詆毀領袖人物,借口“重評歷史”“再現歷史真相”,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其實質是通過虛無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歷史,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歷史虛無主義的要害是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和方法論。在歷史觀上,歷史虛無主義從根本上否定唯物史觀,反對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立場,主張所謂“價值中立”,以“超然的客觀主義態度”評說歷史,從而否定馬克思主義史學的結論。在方法論上,歷史虛無主義反對階級分析方法,徹底背離歷史辯證法的要求,走向主觀主義和形而上學,用抽象的人性描繪歷史人物、編排歷史情節,對歷史進行隨心所欲的涂抹、剪裁,從現象中發掘“真相”而忽視本質,以歷史片段和細節描述全局,用當今的標準要求歷史人物,依靠研究者的主觀推斷確定歷史人物的心理和言行,甚至熱衷于為已有歷史定論的叛徒、漢奸、反動統治人物翻案和歌功頌德,混淆歷史發展的支流與主流,用碎片化的事實否定歷史發展規律。反對歷史虛無主義,既需要有針對性地批駁一些錯誤觀點,更需要加強馬克思主義歷史觀和方法論的教育,提高人民群眾特別是青少年的歷史素養和辨別能力。研究中共黨史學科的基本理論問題,對于加強馬克思主義歷史觀和方法論的研究闡釋和宣傳教育有著深遠意義。

()加強學科交流和國際對話的現實需要

研究中共黨史需要有國際視野。把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放到人類社會發展史和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史中考察,才能更加深刻地揭示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的歷史必然性。中國共產黨在世界上高高舉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隨著中國國際地位不斷提升,海外關注中國、關注中國共產黨、關注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人越來越多。學科發展離不開廣泛深入的學術交流。中共黨史學科的發展,不僅需要研究領域內部的交流,更需要廣泛的國內外交流,以更好地發揮中共黨史學科的應有作用。雖然海外沒有中共黨史學科這樣的概念,但是眾多國家和地區的數百個機構研究中共黨史,研究人員可以說成千上萬。他們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都對中共黨史學科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加強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研究,可以更好地關注國際學術界對中共黨史學的觀察和思考,更好地評析海外中共黨史的研究成果,更好地加強國際學術交流,使中共黨史學科的影響日益擴大,這對于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顯然很有意義。

注釋

①以上參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黨史報告選編》,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82年,第204頁。

②《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5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第383頁。

③《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5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第631頁。

④參見姚宏志:《中共黨史概念的歷史考察》,《黨史研究與教學》2014年第5期。

⑤《張聞天文集》二,中共黨史出版社,2012年,第282285頁。

⑥《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15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第702頁。

⑦參見姚宏志:《中共黨史概念的歷史考察》,《黨史研究與教學》2014年第5期。

⑧張靜如主編:《中共黨史專題研究》,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年,第1頁。

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408頁。

⑩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現代漢語詞典》第7版,商務印書館,2016年,第1488頁。

(11)13個學科門類分別是哲學、經濟學、法學、教育學、文學、歷史學、理學、工學、農學、醫學、軍事學、管理學和藝術學。

(12)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六屆學科評議組編:《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一級學科簡介》,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年,第17頁。

(13)《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514頁。

(14)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日報》201672日。

(15)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日報》201672日。

(16)《張靜如文集》第3卷,海天出版社,2006年,第780781頁。

(17)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十七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第785頁。

(18)《習近平會見全國黨史研究室主任會議和中共黨史學會代表大會代表》,《人民日報》2011227日。

(19)《在對歷史的深入思考中更好走向未來交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合格答卷》,《人民日報》2013627日。

(20)《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83頁。

(21)習近平:《在全國黨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共黨史研究》2010年第8期。

(22)李大釗:《史學要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第910頁。

(23)李大釗:《史學要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第41頁。

(24)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十七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第786頁。

作者及文章信息

王炳林,教育部高等學校社會科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 原文發表在《中國高校社會科學》2018年第1期,第85-96頁。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共黨史學科基本理論研究”(13&ZD057)階段性成果。


[ 責編:郭小麗 ]
0
[關閉窗口]
 
论坛平特肖 正版三份资料 排3杀一码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推荐 分分彩最聪明的玩法 七位数历史中奖号码 最新时时计划群号 河南中原风采22选5 怎么玩新时时 体彩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11选5遗漏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