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平特肖|平特肖最久多就不开
 
習仲勛與齊心:親密無間的革命伴侶
日期:2019-02-14           來源:光明日報


一九九八年十月,習仲勛和夫人齊心在深圳迎賓館。


一九四四年四月二十八日,習仲勛與齊心從相識到相知再到相愛,在陜北綏德結為革命伴侶。剛結婚,習仲勛就對齊心說:“從此以后,我們就休戚相關了,但是我不愿陷在小圈子里,今后我可能在很多方面照顧不了你。”齊心深愛著丈夫,但她更理解丈夫,知道他肩上的擔子很重,都是自己克服困難,從沒有要求丈夫和組織上更多的照顧。很長一段時間里,由于忙于革命事業,習仲勛與齊心分多聚少,只能鴻雁傳書。一九四四年到一九四九年,齊心大部分時間在綏德縣和延安的農村做基層工作,參加過歷次土改。這時習仲勛擔任中共西北中央局書記,常在延安,夫妻相隔幾百里,長時間不能團聚。習仲勛常常只能寫信給齊心,一方面傳遞思念之情,一方面鼓勵她安心基層工作。有一封信是這樣寫的:“農村是一個大學校,是學之不盡的知識寶庫,用之不竭的知識源泉。如果能做好一個鄉的工作,就能做好一個區的工作。”齊心的好友伍仲秋偶爾看到了這封信,驚訝而又好奇地說:“這哪里是夫妻通信?簡直是革命的兩地書呀!”一九四七年春,胡宗南部隊大舉進攻延安,在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的領導部署下,習仲勛協同彭德懷指揮作戰,取得了“三戰三捷”的勝利。五月十四日習仲勛出席在安塞縣真武洞召開的西北野戰軍祝捷大會。組織上為了讓齊心去看望丈夫,便派她隨慰問團去安塞。誰知一見面卻遭到當眾批評:“這么艱苦,你來干什么!”齊心對丈夫的批評十分理解,她心里明白,習仲勛并不是不想見她,而是艱巨的戰爭形勢不容他分心,只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消滅國民黨軍隊、解放大西北的偉大斗爭中去。參加了祝捷大會后,她高興地返回了工作崗位。

在與習仲勛相伴的日子里,齊心一直把丈夫叮囑她“工作好、學習好、一切事情都處理好”的話,當做人生的座右銘。她常對人說,習仲勛既是一個好丈夫,又是她尊敬的師長和摯友。一九五二年秋,習仲勛調到北京工作,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副主任兼黨組書記。齊心帶著女兒齊橋橋和習安安于年底也從西安到北京安家,一家人說是團聚了,但卻不能天天在一起。齊心先是到馬列學院學習,后留中央黨校工作,單位離家遠,照顧不上孩子,于是把三歲多的齊橋橋送到北海幼兒園,每周只能接回一次。每當齊橋橋去幼兒園時都會哭個不停,不愿離開父母,有一次竟哭暈在爸爸懷里。小女兒安安基本上是吃奶粉長大的。一九五三年和一九五六年,兒子習近平和習遠平相繼出生,齊心一直在遠離市區的馬列學院和中央黨校緊張的學習和工作中哺育他們,直到十個月斷奶后才送回城里家中。她既要照顧家里管好孩子,還要做好工作,不管多苦多累都沒有忘記丈夫的叮囑:以事業為重,不耽誤工作,有困難自己克服。在那一段時間里,齊心從來沒有想過利用習仲勛的關系把工作調換到離家近的地方。

一九三九年三月,年僅十五歲的齊心在太行抗日烽火中參加革命,同年在反“掃蕩”中加入中國共產黨,在抗大的革命熔爐中鍛煉成長,樹立了共產主義理想。在長期的革命斗爭中,她顧全大局,堅持在基層工作,默默地奮斗在組織安排的各個崗位上。習仲勛說自己是“戰斗一生、快樂一生,天天奮斗、天天快樂”,齊心同樣也是如此。

齊心竭盡全力營造一個溫馨的家庭環境,使習仲勛能夠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為黨和人民工作。她從不干預習仲勛的政務,從不給他添麻煩,更沒有因為是習仲勛的夫人而自恃高貴,出風頭,生活上搞特殊化。

受習仲勛影響,齊心多年來始終保持著簡樸的生活習慣。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國務院機關經常周末晚上舉辦一些活動,在一次晚會上,有人看到齊心衣著簡樸,議論說:“習副總理的夫人,怎么穿著那么土啊!”齊心回家說了這件事,習仲勛詼諧地笑著說:“土比洋好!”

習仲勛擔任國務院領導后,由于齊心工作單位離家遠,與家人團聚只能是周末和節假日,幾乎沒有隨丈夫參加過公務活動。有一次周恩來問習仲勛:怎么老是見不到齊心同志呢?他建議,齊心同志可以副總理夫人身份參加外事活動。但這樣的活動,習仲勛僅讓齊心參加過一次,那就是蒙古總統澤登巴爾夫婦訪華時,按照國際禮節,由齊心陪同習仲勛出席了接待活動。

一九七八年四月,習仲勛出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二書記,年底任第一書記,一九八〇年后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其間多次率團出國訪問,按規定齊心是可以以夫人身份陪同前往的。可是,習仲勛嚴格要求齊心,讓她謹守自己的工作崗位,對此齊心十分理解,也從來沒有提出過陪同丈夫一起出國的事。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習仲勛在廣東工作將近三年,后在珠海、深圳休養十多年,齊心竟然連近在咫尺的香港、澳門都沒有去過,最遠也只去過深圳的沙頭角。

一九六二年九月,四十九歲的習仲勛遭受不白之冤,繼而被審查、下放,“文化大革命”中又橫遭批斗、關押。這期間習仲勛和家人天各一方,齊心也受到株連而被審查,下放到河南“五七干校”七年多,孩子到農村插隊,一家人不僅生活艱辛,還忍受著“反黨分子”家屬、“黑幫子女”的精神壓力。齊心了解自己的丈夫,堅信丈夫對黨無限忠誠,堅定地和丈夫站在一起;孩子們不相信強加在父親身上的“罪名”,始終如一地深愛著他。齊心和孩子們在逆境中沒有消沉,堅強地面對命運的坎坷和人生的磨難。一九七二年習仲勛還在被“監護”時,在周恩來的安排下和家人見過一次面。直到一九七八年二月習仲勛在北京參加全國政協五屆一次會議時,一家人才在北京得以團聚。

齊心與習仲勛攜手相伴五十八載,他們互相關愛,相敬如賓。最讓齊心感動的是一九九八年四月的一天,習仲勛給她打的一個長途電話。那是四月二十八日的中午,在深圳休養的習仲勛給回北京的齊心打來電話,在電話里他問齊心:“我們結婚多少年啦?”齊心說:“五十五年啦!”習仲勛飽含深情地說:“我祝你健康長壽,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齊心感到了這些話的分量,頓時心生感慨,她對“光輝一生,歷經坎坷”的丈夫深情地說:“我對你照顧得很不夠啊!”習仲勛聽后急了,說:“你怎么這么說?你對黨對人民忠誠,一生為革命做了很多工作,也為我做了大量的工作,有些是很重要的……你要把我們這次通話記錄下來,告訴孩子,讓他們明白事理。”通過電話后,習仲勛對陪伴在身邊的橋橋說:“你媽媽是個優秀的共產黨員!”這是習仲勛對妻子齊心的高度評價和衷心贊譽。齊心按照丈夫的囑咐,把通話的內容追記了下來,寫給兒女留作紀念。這次通話是他們夫妻間又一次心靈的溝通,是相伴半個多世紀的人生追憶,是相互的慰藉和真誠的勉勵。

《習仲勛傳》 《習仲勛傳》編委會編 中央文獻出版社

點擊此處閱讀原文


[ 責編:岳雪俠 ]
0
[關閉窗口]
 
论坛平特肖 舟山体育彩票飞鱼开奖 福建时时倍投技巧 新时时彩分析 pc蛋蛋网站开奖结果 全天赛车计划网 体彩北单实体店 大乐透胆拖投注中奖表 重庆时时缩水工具网页版 四川金7宝app官方下载 黑龙江时时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