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平特肖|平特肖最久多就不开
 
一項歷史性工程
——習近平總書記調研京津冀協同發展并主持召開座談會紀實
日期:2019-01-23           來源:雄安發布


燕山腳下、渤海之濱、太行之畔。歷史行進的腳步,走過一道道坡、爬過一道道坎,留下了勃勃生機的氣象。

當5年前習近平總書記作出將“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的重大部署時,他站在中國版圖前去審視這片廣袤大地,謀劃了一個有著無限可能的新天地。

5年過去了。匠心獨運丹青手,萬里山河起宏圖。

數九寒冬,列車疾馳在這片大地上。從北京出發,習近平總書記3天的足跡,恰好勾勒了一個等邊三角形。萬千矚目的河北雄安新區,古韻厚重的天津,煥然一新的北京城市副中心,京津冀協同發展撬動了一場靜水深流的區域深層次變革。

“發展鴻溝”的問題,千百年來困擾著人類社會發展。這里用不尋常的遠見與魄力,書寫了一份答案。1月18日召開的京津冀協同發展座談會上,面對齊聚一堂的京津冀負責人,習近平總書記語重心長:“要保持歷史耐心和戰略定力,做好這件歷史性工程”;“京津冀如同一朵花上的花瓣,瓣瓣不同,卻瓣瓣同心。”

廣袤的華北大地靜待新一年的春耕,燕趙大地起春潮。


加與減——“一盤棋”布局


問題是時代的聲音。

“北京吃不完,天津吃不飽,河北吃不著。”京津冀流傳多年的這句話,無奈折射了強大的“虹吸效應”下地區發展的不均衡、不協調。

面對“成長的煩惱”,突破口在哪?

“著力點和出發點,就是動一動外科手術,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解決‘大城市病’問題。”習近平總書記5年前定調了京津冀發展的大思路。

看得明白,卻不是一件容易辦到的事。3000多年建城史,860多年建都史,建設一個新的城市副中心談何容易?“首都圈”念叨幾十載,從算小賬到算大賬的轉變又談何容易?

從問題破題,才能真正解決問題。中國共產黨人有迎難而上的擔當和膽識。破題之際,也恰逢新舊動能轉換的歷史機遇期,高質量發展的浪潮為區域協調發展創造了更大空間。

回眸走過的路。一批弄潮兒從四面八方來到雄安,因為看好千載難逢時代機遇;植樹造林的雄安本地人,用粗壯的雙手緊握著未來,對今后的日子滿是憧憬。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座談會上,三省市負責人在發言中不約而同談到了這一部署的英明和遠見,“符合黨心民意”。

從國家發展全局的高度去擘畫和推動,跳出“一城一地”得失來思考發展路徑,這無疑是史無前例的大手筆。“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到京津冀考察調研6次,主持召開相關會議9次。”追溯總書記關于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思想脈絡,能深刻感悟這一戰略在黨和國家工作大局中的意義和分量。

2014年2月,載入史冊的一頁。習近平總書記在京召開座談會,專題聽取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匯報。如何“打破自家‘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式”,他給出了推進的思路,列出了重點任務。

“入山問樵、遇水問漁。”隨后,一趟趟調研、一次次論證,協同發展的戰略不斷深化。北京新的“兩翼”——建設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區兩個新城,一種全新的戰略構想,激蕩了華夏大地。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新的歷史階段,集中建設這兩個新城,形成北京發展新的骨架,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越走,越清晰;越走,越堅定。“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雄安新區”,黨的十九大報告標注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內外發力、加減并用,京津冀三地拿出了各有亮點的成績單。從各自為政、各管一攤,到相互扶持、彼此協助;從發展戰略不清、功能重疊,到優勢互補、統籌布局……“一加一大于二、一加二大于三的效果”日漸顯現。

“疏解是雙向發力。”此次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深刻解析“疏解”一詞:“觸及深層次矛盾,要更加講究方式方法,內部功能重組和向外疏解轉移雙向發力。”“雄安新區是外向發力;北京是內向調整,優化核心功能,把‘白菜心’做好。”

“過去的5年,京津冀協同發展總體上處于謀思路、打基礎、尋突破的階段,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進入到滾石上山、爬坡過坎、攻堅克難的關鍵階段。”他對京津冀三地負責人說,今后我會時不時地過來走一走,看看你們階段性工作的情況,“新階段任務更艱巨更繁重,來不得絲毫放松,需要我們下更大氣力推進工作”。


快與慢——“一張圖”謀劃


雄安風景依舊,一望無際的原野,仿佛凝固了時光。這片播種了希望的土地上,在兩年前設立新區的那聲驚雷之后,似乎又恢復沉寂了。

新區,正是這兩年里在紙上醞釀了影響未來的力量,一筆一畫勾勒了千年大計的發展藍圖和“施工圖”。在雄安新區規劃展示中心,習近平總書記仔細端詳展板上的《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

這個城市的規劃,一次次擺上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會議桌。他也一再諄諄告誡:“把每一寸土地都規劃得清清楚楚后再開工建設,不要留歷史遺憾。”

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頂層設計基本完成了,秉持先規劃再建設、先管控再發展,目光更遠,起點更高,標準更嚴。

雄安新區,“1+N”規劃體系和“1+N”政策體系基本建立。習近平總書記說,這兩年,幾乎沒有動一磚一瓦。現在有了藍圖,雄安從頂層設計階段轉向實質性建設階段,可能今年就是一派熱火朝天的局面了。

再看北京發展的另一翼,城市副中心。通州歷史上曾是京東交通要道,是京城漕運、倉儲重地。2016年5月,它以新名稱“城市副中心”載入史冊。

如今,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詳規編制完成,高質量發展的政策措施正在修改完善。習近平總書記的目光放在了更長遠的下一步。和副中心緊鄰的三個縣,如何實現功能延伸?中心城區老城如何重組,如何提升行政管理效率、提高精細化管理水平?“這都是下一步要思考的問題。”

“高起點規劃、高質量發展”,新發展理念這條主線,將貫穿京津冀協同發展始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高質量發展要求,努力創造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標桿。”

“一張藍圖繪到底。”建設,規劃先行;動工,生態先行。這份“功成不必在我”的歷史耐心,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綠色,將是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底色。昔日的東方化工廠,華麗轉身為“城市綠心”。習近平總書記勉勵他們要做好“戰略留白”,“綠色留白”。

九河下梢,白洋淀被譽為“華北之腎”。對白洋淀的污染,他十分痛心:“過去腎功能都要衰竭了,一直在透析。”而今,短短兩年治理,流入白洋淀的三條河流都“摘帽”了劣5類水質。在規劃展示中心,談到雄安新區下大氣力處理城和淀的關系,習近平總書記回想起選址的考慮:“當時選址在這,就是考慮要保護白洋淀,而非損害白洋淀。城與淀應該是相互輝映、相得益彰。”

未建城、先種綠,“千年大計”從“千年秀林”開始。習近平總書記登上秀林驛站平臺遠眺,喬灌草高低錯落,經濟林生態林比肩而立。他望著一株株搖曳的小樹幼苗,欣喜地說:“讓它們跟著雄安新區一起慢慢生長。不要搞急就章,不要搞一時的形象工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雄安新區就是要靠這樣的生態環境來體現價值、增加吸引力。”

2018年,京津冀地區PM2.5平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約40%。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更高要求:“要在生態保護機制創新上下功夫,京津冀要走在全國前列。”他考慮十分周密,語氣格外堅定:“決不能搞短命工程、短命建筑;嚴防過剩產能死灰復燃;符合新城規劃的垃圾處理廠、污水處理廠可以先建……”

規劃里有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故事,也有青苔、石板路、斑駁老墻的故鄉記憶。雄安新區歷經歲月洗禮的參天古樹、大運河上沉淀了搖櫓號子聲的故道遺址,那些承載著時光的歷史遺址,也一道載入了規劃建設藍圖。京津冀發展,看得見歷史、留得住鄉愁。


舍與得——“一體化”發展


如果將黨的十九大后習近平總書記國內考察路線連起來看,可以更清晰感知黨中央對國家幾大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布局和謀劃。長江乘船、南下廣東、飛赴上海,一一呼應了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

此次,聚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

軌道上的京津冀協同發展雛形初現,藍天下的京津冀協同發展成果卓著。開創協同發展新格局的京津冀、蹚出一條改革新路的京津冀、科技創新鏈條上的京津冀……仍在探索的路上。京津冀在舍與得的抉擇中,能否繪出更多協同發展的畫卷?

人們期待,一個改革不停步的京津冀。

40年風雨滄桑,40年探索跋涉,改革開放從新起點上再一次出發。對于京津冀三省市來說,協同發展本身就是一場深層次改革、一個大變革大調整的重構歷程。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破除制約協同發展的行政壁壘和機制體制障礙,構建促進協同發展、高質量發展的制度保障。

他具體舉例來說,“京津冀地區機場、港口群如何發揮協同作用?要拿出方案。”“要賦予雄安新區發展自主權,只要有利于雄安創新發展的要全力給予支持。”“同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加強互補互動,使發展要素更順暢有序地聚集、優化。”

座談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回憶了總書記曾說過的一段話:“既要有引的激勵優惠政策,又要有逼的一些限制性措施。要從‘引’和‘逼’兩個方面著手,盡快拿出一批看得見、摸得著、有干貨的政策,特別是要研究建立一個兼顧各方利益的內生動力機制,讓北京愿意放,河北、天津等地方也愿意接。”

“不能說‘撿到筐里都是菜’,一體化發展不能僅僅是空間轉移,要借此機會轉型升級、更新換代。”習近平總書記用形象的比喻,解析京津冀三地發展的取和舍。

人們期待,一個創新活力迸發的京津冀。

“打造我國自主創新的重要源頭和原始創新的主要策源地”,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座談會上對京津冀協同發展提出的明確要求。

此次考察,他專程去看了天津濱海-中關村科技園。濱海新區、中關村,兩個以創新聞名的伙伴握手,會激發怎樣的創新活力?

“天河”系列超級計算機,“算天”、“算地”、“算人”,速度令人驚嘆。對于中國創新力的提升,科技工作者有最直觀的感受。負責人劉光明對總書記說,過去在計算機領域咱們的聲音沒人聽,現在出了國門總是會被詢問對未來計算機有什么看法,地位大不一樣了。

人工智能配電網帶電作業機器人,緊螺絲、解鎖、收網,動作嫻熟流暢。帶著工人創新團隊做了許多發明的張黎明,自豪地告訴總書記,他是中專學歷,在崗位上終身學習,前不久還當上了改革先鋒的一線代表。習近平總書記稱贊他:“實踐出真知。你作出了貢獻,也作出了創新示范。”

3年前來到濱海新區創業的年輕人齊俊桐,對未來的發展躊躇滿志:“您腳下的濱海新區有活力,我們有夢想、有志氣、有創新熱情和潛力!”

習近平總書記聽了十分欣慰:“高質量發展要靠創新,我們國家再往前走也要靠自主創新。怎么充分調動中國人的創新積極性?黨和政府都在研究各種政策,創造良好氛圍,營造優質環境。我們要讓有創新夢想的人能夠心無旁騖、有信心有激情地投入到創新事業中。”

人們期待,一個站在開放新起點上的京津冀。

一路劈波斬浪,一艘巨型貨輪穿越浩瀚太平洋,航行至天津港碼頭。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今日成為京津冀向海而興的航道。

習近平總書記向大海眺望,海天一色,粼粼波光。港口晝夜吞吐不息,它是京津冀的海上門戶、新亞歐大陸橋重要起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支點,同世界上1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500多個港口保持貿易往來。

中國面向世界的大門越開越大。開放,對于京津冀來說,不僅意味著擰成一股繩走出去,也是地區發展實力的一把量尺。在這里,習近平總書記既勉勵他們“志在萬里”,聯通海陸,更好服務京津冀協同發展和共建“一帶一路”;也談到了擴大開放的另一層深意。“我們要做好實業。糧食是中國糧食,工業是中國制造,科技是中國人掌握的核心科技……實業做大做強了,我們才能夠扎扎實實走出去、名副其實攀登世界高峰。”

“人民城市為人民。”一個為了人民更美好生活的京津冀,是全社會的期待,也是總書記的牽掛。考察途中,他多次談到宜居。“藍天、碧水、綠樹,藍綠交織,將來生活的最高標準就是生態好。”在雄安“千年秀林”,看到當地百姓找到了植樹造林的新工作,他諄諄叮囑:“雄安新區有125萬當地百姓,要做好百姓就業這篇文章,讓他們共享發展成果。我們可不是為了一個漂亮新城,而恰恰建新城是為了老百姓過上更好生活。”


進與退——“一家人”合作


山同脈,水同源,人相親,地相連。京津冀三位鄰居,原本就是“一家人”。

出白洋淀火車站,一行遒勁大字撲面而來:“新時代是奮斗者的時代”。京津冀是奮斗者的熱土,時代際遇下的磅礴偉力,正是無數奮斗者的人生機遇。

在這里,習近平總書記見到了書寫京津冀新篇章的他們。

他們的名字叫創業者。

“你們是第一批來雄安創業的企業家吧?”在新區政務中心,聽到總書記詢問,進駐新區的企業家們爭相講述在雄安的創業夢想。

一位年輕小伙子將企業從北京搬到了這兒:“來雄安對我們來說是一次趕考。這個考場檢驗著我們能不能達標,能不能做到中國特色、國際標準。我們希望能交出一份優秀答卷。”

歷史只會眷顧堅定者、奮進者、搏擊者,而不會等待猶豫者、懈怠者、畏難者。習近平總書記一席話,如一則“招賢令”撥動了無數人的心弦:“我們建設雄安新區,需要各方面企業共同參與。無論是國有的還是民營的企業,無論是本地的還是北京的企業,無論是中國企業還是外資企業,都要把握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把握住歷史機遇,做民族復興、改革創新的弄潮兒!”

他們的名字叫搬遷者。

3萬人的浩蕩搬遷,在1月11日掛牌時才為公眾所知曉。從北京市委和市政府機關的原址到新址,來回車程一兩個小時,搬遷者靜悄悄地在夜晚往返奔波。在北京市委辦公樓主樓大廳,習近平總書記談到了這個細節,“我聽說后很感動”。

3萬人的背后是3萬個家庭,一些人“職”“住”分離,看得見的困難擺在眼前。一聲令下,他們為了大局,為了更好的未來,立即行動起來。習近平總書記動情地對他們說:“你們以實際行動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你們承擔了這一份歷史責任,作出了貢獻。”他強調,對于搬遷所帶來的困難,要采取有針對性、可操作性的措施加以解決,實現平穩過渡。

他們的名字叫服務者。

天津市和平區新興街朝陽里社區,有一塊志愿者服務“老字號”招牌。30年前,13位熱心服務鄰里的老人,如星星之火點亮了社區志愿服務。一代代薪火相傳,志愿服務呈燎原之勢在全國推廣開來。在社區,習近平來到一群志愿者中間。

耄耋老人、小小少年……每個人的“志愿故事”,都是一束光。86歲的退役老兵杜志榮,穿著洗得發白的軍裝來了,他給總書記敬了一個軍禮,鏗鏘表態:“我會繼續發揮余熱!”面容慈祥的呂文霞,是鄰居們喜愛的“陽光奶奶”,她告訴總書記:“奉獻著、快樂著。您帶我們走進了新時代,追夢路上我們決不掉隊!”小女孩紀施雨是一位“老志愿者”了,她盼著總書記下次來天津時,“能給習爺爺當小導游”。

愛的力量最能感染人。習近平總書記為志愿者們點贊,稱贊他們是為社會作出貢獻的前行者、引領者。他說,志愿服務是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志愿者事業要同“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同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同行。

他們的名字叫建設者。

一場視頻連線后,上萬名京雄城際鐵路的建設者,勁頭更足了。

京津冀地區,全國路網密度最高、交通運輸最繁忙的地區之一,但也是發展最不均衡的地區之一。經濟發展,交通要先行。

施工總指揮楊斌頭戴安全帽站在腳手架前,他的身邊站著一群同他一起戰天斗地的建設者,他們正用雙手書寫連接北京和雄安的“中國速度”。“京雄城際鐵路2018年2月28日開工建設,計劃2020年底全線建成通車。”他高呼一聲:“同志們有信心沒有?”“有!”嘹亮回答響徹曠野。

看到這個場景,習近平十分感慨。他說,現在是數九寒冬、天寒地凍,但我們的鐵路建設者仍然辛勤勞動著。你們正在為雄安新區建設這個“千年大計”做著開路先鋒的工作,功不可沒。全國人民都期待著你們的捷報!

他們的名字叫愛國者。

百年南開史,濃縮了中華民族的精神與氣節。在南開大學校史展覽館,習近平總書記放慢了腳步,他駐足在一幅幅照片、一份份史料前,端詳著、思考著。

“國旗三易”的悲憤一幕,孕育了南開。師生奔赴沙場,烽火淬礪了南開。抗戰爆發,日軍轟炸南開,叫囂著:“就是要炸掉天津的抗日基地,去其史、滅其魂。”

“勿志為達官貴人,而志為愛國志士。”

“吾人為新南開所抱之志愿,不外‘知中國’‘服務中國’二語。”

習近平總書記輕聲念誦,細細揣摩:“說得好!”

“學校是立德樹人的地方。樹什么人?這很重要。愛國主義是中華民族的民族心、民族魂。”他詢問身旁的教師,思想政治課怎么上?學生們感興趣嗎?“要講得鮮活一些。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首先要培養學生的愛國情懷。”

他勉勵學生:“只有把小我融入大我,才會有海一樣的胸懷、山一樣的崇高。你們心中總要懷有一個遠大的目標,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你們這一代人的歷史貢獻。”

冬日的南開校園,石先樓前,新開湖畔。聽聞總書記來了,“愛我中華”“振興中華”的嘹亮呼喊如波濤涌動。歌聲雄壯、掌聲雷動,許多師生熱淚盈眶。

考察路上,習近平總書記念念不忘在南開的一幕幕。

“中國人民篳路藍縷、艱苦創業,為有犧牲多壯志,才有今天的成績。今年我們要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最好的慶祝,就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宗旨,擔好我們肩上的歷史責任。我們的歷史責任就是‘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南開大學張伯苓老校長有‘三問’——你是中國人嗎?你愛中國嗎?你愿意中國好嗎?這既是歷史之問,也是時代之問、未來之問。我們就要把這個事情做好。”

國之強在于人。創業者、搬遷者、服務者、建設者、愛國者……在他們的足音里能聽到京津冀協同發展的脈動,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京津冀大地的未來、看到中華民族的未來。


(人民日報記者 杜尚澤      新華社記者 張曉松)

(原載:《 人民日報 》 2019年01月20日 01 版 )

[ 責編:岳雪俠 王利慧 ]
0
[關閉窗口]
 
论坛平特肖 ig传统彩PK拾赛车 双色球机选投注摇一摇 宝马线上亚洲娱乐第一 重庆时时彩杀号 t6网站 重庆时时三星基本走势图 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 排球实时比分 大乐透投注调查乐彩网 兼职彩票平台骗局